改名为后母戊的司母戊大方鼎疑错再错当为司威鼎

汽车新闻 2020-03-26115未知admin

  1939年3月在河南安阳出土的司母戊大方鼎,是商王祖庚或祖甲为祭祀其母戊所制,是商周时期青铜文化的代表作,是迄今世界上出土最大、最重的青铜礼器,享有“镇国之宝”的美誉。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司母戊大方鼎,出土79年来关于鼎名问题一直争议不断,特别是2011年中国国家博物馆新馆开馆,司母戊大方鼎正式改名为后母戊鼎以后,“司”“后”之争也由学界扩展到争论,出现了:中国国家博物馆、殷墟博物苑、中国文字博物馆三个中国举足轻重的博物馆,在展示同一件青铜大鼎(殷墟、文字博物馆为品)时,出现了不同称谓的尴尬局面。

  2017年因为研究“胡应姬鼎”及“胡国方鼎”等青铜鼎时,第一次认真查看了藏于国家博物馆的“司母戊大方鼎”,认真查阅大鼎铭文后的发现,现已改名为“后母戊大方鼎”的“司母戊大方鼎”,虽然为了纠错而改名,却并没有真正把“司母戊大方鼎”的铭文错误彻底改掉?

  司母戊大方鼎更名为“后母戊大方鼎”七年之后,尚未能完全准确论定是司是后?好在青铜大鼎上有清晰的铭文可以研究。

  通过对国宝大方鼎三字铭文一笔一画认真解读,研究认为,所谓的“司母戊大方鼎”和“后母戊大方鼎”之错,不在“司”与“后”上,而在母和戊上;大方鼎上只有女字旁的女部,没有“母”字。铭文中被专家先后释读为“司母”和“后母”的“母”字,汉字演变中是甲骨文和金文的“女”部,铭文中没有代表“母”字的“两点”笔画结构。

  如果按照组成文字的单个文来释读,大方鼎铭文只能释读为“司女戊”或“后女戊”。不管是按照古代从右至左的纵向行文排列方式,还是按照现代从上至下的横向排列,将大方鼎释读为“司母戊”都似乎不妥?如“戊”在女之或在司的左部与司并齐,应该都说得过去?

  从大方鼎的铭文字体大小排列组合看,如果在不知道鼎名,先看到铭文字迹的情况下,不管认不认识铭文是啥字,估计大多数人会做两个字解读,甚至没有人会将大方鼎的铭文鼎文看成三个字的?因为大方鼎的铭文,只刻写了两个大小基本相同的两个字的空间。

  综合研究认为,大方鼎被解读为“司母戊”的三字铭文,当是单独的“司”字和“戊+女”组合的“威”字,大方鼎为“司威鼎”更为准确妥当。

  从铭文大小排列顺序,上下排列的方鼎铭文,不管是从左至右,还是自上而下的上下左右看,都只能够看到两个宽窄相当,大小相差无几的字。不管铭文是什么字,不管怎么样看都看不出有三个字。即使大小不等,纵向排列不同的字也居中依次排列。

  以下的字,左部为戊字,符合甲骨文字例和戊字金文篆书的汉字演变。

  右部为“头戴簪笄的及笄”之女字。古代中国女子用以装饰发耳的一种簪子,用来插住挽起的头发,或插住帽子。

  在过半年的2019年3月就是司母戊大方鼎出土80周年了,希望中国学术考古界及中国国家博物馆,在方鼎出土80周年之前,能够真正厘清和论定国宝重器司母戊大方鼎到底是司母戊、后母戊、还是司威鼎,早日结束八十年来马拉松似的司母戊大方鼎的鼎名之争。

原文标题:改名为后母戊的司母戊大方鼎疑错再错当为司威鼎 网址:http://www.markandrewphotography.com/qichexinwen/2020/0326/3077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枯木逢春新闻网 www.markandrewphotography.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