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博物馆镇馆之宝司母戊大方鼎安阳露面(图)

汽车新闻 2020-03-26119未知admin

  9月18日,举世闻名的青铜之冠、中国国家博物馆镇馆之宝--司母戊大方鼎在安阳警方的武装护卫下,经过10小时长途运输,于下午3时19分到达安阳殷墟博物苑。阔别安阳59年之久的司母戊大方鼎,终于在中秋节这一天与家乡人团圆。

  9月15日下午1时30分,专程前往国家博物馆迎接司母戊大方鼎“回家”的“迎亲”队伍在安阳市副市长朱明、安阳市局长段振美的带领下从安阳出发,于当晚10时到达。

  “借大鼎到安阳展出的主意,最初是由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站唐际根博士提出的。”朱明说,去年8月份,安阳市市长董永安就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进行调研时,唐际根博士向市提出了3点建设性意见,其中之一就是要把司母戊大方鼎“请”回安阳。其实,唐际根博士在提这个前,已与国家博物馆的有关负责同志交换过意见了。只不过借大鼎还需要很多工作和手续要做,唐际根当时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就这样,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安阳市委、市启动了借大鼎到安阳“省亲”展出的工程。

  “在国家博物馆、国家及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的鼎力支持下,借展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经安阳市先后6次与国家博物馆磋商,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作,借大鼎回安阳展览的合同终于在今年8月17日签了下来。”朱明说。

  9月9日,国家同意司母戊大方鼎及妇好墓三联飌两件青铜器回安阳展出,大方鼎回安阳“省亲”之行正式敲定。

  记者昨天看到,国家博物馆与安阳市签订的合同共11条,另外还签订了一个运输与展出司母戊大方鼎的附件。

  合同,国家博物馆向安阳市提供司母戊大方鼎及妇好墓三联飌两件青铜器,用于公开展览;两件文物从9月中旬至12月中旬展出,展期为3个月。展期结束后,必须在一周内归还国家博物馆,每延期一日,应向国家博物馆支付1万元违约金(遇不可的因素除外)。

  合同及附件还对文物的提出了较为严格的要求。比如安阳市必须给大鼎展出提供适宜保存的温湿度和陈列条件,如温度18℃~20℃,相对湿度不高于40%,灯光最好外置等。

  合同还对违反安全的行为制定了非常严厉的处罚措施。如在归还文物之前,发生文物灭失、被盗或的,要赔偿美金1.5亿元,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归还文物时,发现文物被损坏,也应当承担全部修复费用,并根据损坏程度支付违约金。

  9月16日上午,按照事先的安排,河南省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领导小组的领导、安阳市文物部门的领导与国家博物馆的负责同志,又对大鼎借展的有关事项进行了最后的磋商,并对大鼎的包装运输工作准备情况作了现场演示。一切就绪后,国家博物馆与安阳市决定下午办理大鼎点交手续。记者获准以记录人员的身份,参加了当天下午的大鼎点交过程。

  下午2时,记者在国家博物馆藏品室内看到了司母戊大方鼎。它通身带着青铜器特有的绿色,鼎身墩实、坚定、平稳、沉重。它的神秘,它的威严,它的传奇身世,都让人震撼,让生,如今它就真真切切地矗立在记者面前,记者一时竟手足无措,顿生时空之感。

  平静下来之后,出于对大鼎的好奇,记者仔细地观看了大鼎的。即使以一个外行的眼光来看,大鼎上的花纹也是十分精美的。鼎身纹饰千变万化,其中有不少动物图案。据专家说,这种图案在殷商时期很少,只在3件出土文物上出现过。鼎身四面的方形素面周围以饕餮作为主要纹饰,饕餮又名贪吃兽,传说从来都吃不饱,非常。鼎耳侧面饰以鱼纹,而正面看又成了两只老虎,中间含着一个人头,因被老虎两面夹击,吓得舌头都吐出来了。

  鼎腹内壁没有纹饰,但铸有非常清晰的铭文“司母戊”,“司”字与现代汉字笔画相似。大鼎的四足从内侧看是中空的。

  两件青铜器的移交就在国家博物馆仓库内进行。为分清责任,做好,国家博物馆专家、安阳市专家与运输企业负责人3方一起用小手电筒仔细地察看司母戊大方鼎及妇好墓三联飌身上的每一处。

  检查仔细得让人瞠目结舌。三联飌座器皿768角一侧因除锈脱落一个豆大痕迹;器皿座口有陈旧小缺口伤;6条腿有两条悬空不受力……这些都一一被记录在案。两件文物点交过程持续了1小时17分钟。下午3时30分,三方才办理完两件文物的移交手续。

  在专家点交文物时,记者注意到,无论工作人员或是专家在接触大鼎或文物时,都戴有手套,对着文物说话、咳嗽时,每个人都用手掩着口。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于文荣说,用手触摸大鼎,手汗中的细菌就会对文物形成侵害,同样的道理,对着文物说话,唾液也会因氧化而损害文物。她希望安阳能够很好地好两件国宝级文物。

  于文荣是国家博物馆专门负责司母戊大方鼎保管工作的研究馆员,大鼎已和她相伴10多年了,如今大鼎要离开她一段时间,她心中总觉得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但让大鼎回到家乡展出,于文荣始终都认为是件好事。她说,即使不是为了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也应该支持司母戊大方鼎“省亲”,她能想像到大鼎回到安阳受到群众欢迎的情形,也能感受到安阳人、河南人自豪的心情。对此,她特别理解。

  司母戊大方鼎“省亲”牵动着所有国家博物馆工作人员的心。负责大鼎点交工作的国家博物馆的保管部登编室主任说,办理大鼎“省亲”安阳的手续大多是她代表国家博物馆签订的。从1959年大鼎从南京博物院运到国家博物馆后,国家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对大鼎百般,博物馆一位姓姚的专家曾于1987年至1992年间,花费了5年的时间,对大鼎进行了清除有害锈处理,大家早把大鼎看成是国家博物馆生命的一部分,而大鼎运到国家博物馆后,还从来没有离开过国家博物馆一步,这次第一次出馆门、出远门,所以大家特别牵挂,尤其是牵挂它的安全。

  9月16日、17日,记者亲眼目睹了运输包装司母戊大方鼎的诸多细节。首先,大鼎的四只腿及双耳先被包装了起来,内层包装材料用的是近似于擦机镜头一样柔和的纸,大鼎四个脚还被放进特别做成的海绵套中。接着,大鼎的整个身体也被绵纸和棉布细细地缠绕着包装起来,外面再用厚度达8厘米的海绵从下到上严严实实地套了起来。最后,厚厚的防潮箱子上上下下罩住了司母戊大方鼎,并被装进了木头外壳中。

  由于文物包装涉及国家秘密及商业秘密,记者没有被获准参观包装的全过程。两件国宝包装过程从16日下午一直持续到17日下午3时55分,大鼎被包装完毕并装上车(如图)。

  华协国际珍品货运服务有限负责此次司母戊大方鼎及三联飌的运输,负责人汤某说,华协是专门从事珍品文物运输的,曾承办过许多国家文物的外运及内运。此次装运文物,华协在接到任务的15天前就作了充分准备工作,并对装载国宝用的材料作了精心挑选,木箱用的是两层箱子,两层箱子均防震防潮。所有包装材料都作过无、虫害、化学气体处理,包装除了记者看到的绵纸、棉布、厚海绵外,还有高密度的泡沫材料,运输过程绝对不会造成对两件国宝级文物的任何。

  9月17日下午,参加武装押运的及战士赶到执行任务。下午5时,朱明主持召开有国家博物馆专家及运输企业的老总参加的三方会议,就大鼎的武装押运线、运输安全、安全警卫等有可能发生问题的每一个细节再次进行了周密安排,并重申了保密纪律。

  安阳市派出安阳市局副局长赵文秀负责司母戊大方鼎的押运工作。赵文秀说,6人武装押运队伍由、特警、等组成,参加押运的警员都是经安阳警方层层选拔,在思想上、业务上非常优秀的。参加押运任务的安阳支队作战训练股股长任玉佩也向记者透露,参加武装押运的官兵都是河南系统的出色官兵,战士吴伟喜曾获得过河南总队射击第一名,战士林树战也是部队中有名的擒敌能手,擒拿格斗样样出色。

  据悉,参加此次武装押运的及战士,不仅个个身怀绝技,还携带有精良的武器及通信装备。出于保密要求,警方没有透露具体都是些什么装备。

  9月18日清晨5时,正当大多数人还沉睡梦中时,参加国宝“迎亲”的人员已悄然来到国家博物馆的西南门,迎接先一天已停在这里的装鼎大车。

  6时36分,装有司母戊大方鼎的运输车辆在4辆警车护卫下离开国家博物馆,踏上了“回家”。根据国家对运送文物车速的严格要求,整个运宝车队以每小时60~80公里的速度沿京珠高速公缓缓地行驶着。

  亲身经历司母戊大方鼎回家省亲,记者的心情和参加迎运大鼎的工作人员一样,既紧张兴奋,又充满着节日团圆的愉快。闪烁的警灯,荷枪实弹的警员,时刻提醒着所有人员,肩上的担子沉重。由于昨天是中秋节,细心的安阳市工作人员早已为大家准备了月饼等食品,但按照运送文物安全的要求,运宝车不能在上停留,一上,谁也没敢敞开肚皮吃喝。

  一顺利,从到安阳,运输国宝时间比原先估计的10小时缩短了一个多小时。

  昨天下午3时19分,车队到达目的地——安阳殷墟博物馆的大院内。车刚停下来,国家博物馆的专家在朱明的陪同下,马不停蹄地来到司母戊大方鼎的新家——刚刚落成的安阳殷墟博物馆内,专家们对陈放司母戊大方鼎的展座、玻璃展柜等开始了细致的检查。

  按照事先部署,司母戊大方鼎将在运输车上度过农历八月十五。9月19日上午9时30分,安阳市将在殷墟博物馆内,盛大的迎接大鼎回乡团圆仪式,并当众打开大鼎的包装,让司母戊大方鼎与家乡父老见面。

  司母戊大方鼎是殷商时期青铜器的代表作,1939年在安阳武官村出土,形制雄伟,是迄今世界上发现的最大的青铜器。

  司母戊高133厘米、口长110厘米、口宽79厘米、重832.84千克。立耳,柱足,腹长方形,饰饕餮纹,腹内壁铸铭文“司母戊”,故称为“司母戊大方鼎”,为商代后期王室青铜祭器,一说为商王文丁为其母而作;另一说为商王且庚、且甲为其母而作。鼎在古代被视为立国重器,是国家和的象征。

  1939年,武官村村民夜盗古墓挖掘出了司母戊大方鼎,但因鼎太大、太重而实在无法搬动,私掘者取来锯子,将大鼎的一只鼎耳锯下(这只鼎耳在动荡的年月里下落不明,留下了永久的遗憾。现在的司母戊大方鼎有一只鼎耳是后来补铸上去的),然后又将大鼎重新掩埋,并相约谁也不准说出此事。后来,侵华的日本人闻知此事,欲以重金购之,老百姓为鼎不被掠走,千方百计地隐藏起来。抗战胜利后,司母戊大方鼎在1946年6月重新出土,曾作为的寿礼,专车运抵南京,被拨交博物院(现南京博物院)筹备处保存。

  1948年5月29日,司母戊鼎在南京首次展出。亲临现场参观,并在鼎前留影。曾拟将此鼎运往,但终因鼎身太重放弃。新中国成立后,于1959年入藏中国历史博物馆(后改名国家博物馆)。

  司母戊鼎除鼎身四面的是无纹饰的长方形素面外,其余各处皆有纹饰。鼎身四面在方形素面周围以饕餮作为主要纹饰,四面交接处,则饰以扉棱,扉棱之上为牛首,下为饕餮。鼎耳外廓有两只猛虎,相对,中含人头。耳侧以鱼纹为饰。四只鼎足的纹饰也匠心独运,在三道弦纹之上各饰以兽面。其造型、纹饰、工艺均达到极高水平,是商代青铜文化顶峰时期的代表作。

  商代第23世王武丁的配偶妇好(也是武丁的一员勇武女将)之墓在安阳西郊小屯村北,1976年发掘,是唯一能与甲骨文相印证而确定年代与墓主身份的商王室墓。墓内共放置随葬品1928件,青铜礼器妇好三联飌是墓主生前宴飨或祭祀时使用的器物。

原文标题:国家博物馆镇馆之宝司母戊大方鼎安阳露面(图) 网址:http://www.markandrewphotography.com/qichexinwen/2020/0326/30786.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枯木逢春新闻网 www.markandrewphotography.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