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明江为何如此胆大妄为?

体育新闻 2020-01-21109未知admin

  《新京报》7月15日 报道,7月15日,在海南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原党组、主任,东方市委原吉明江被和时,海南省纪委监委指出:“吉明江身为领导干部,理想,毫无纪法意识,膨胀,用权任性,腐化,在省委巡视组巡视东方市期间仍然大肆收受贿赂,严重违的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且在党的后不、不收手,性质恶劣,影响极坏,应予严肃处理。”

  “在党的后不、不收手”,“在省委巡视组巡视东方市期间仍然大肆收受贿赂”,吉明江为何如此胆大妄为?

  公开履历显示,吉明江出生于1963年5月,曾任乐东县委、镇,白沙县委、副县长、县长,昌江县县长,2008年4月晋升为副厅级。2009年8月,任东方市委、市长,2012年8月他晋升为正厅级,2014年5月任东方市委。2017年2月,吉明江调任海南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党组、主任,2018年9月被查。吉明江在担任东方市委时,海南省委巡视组曾于2014年9月29日至12月4日进驻东方市。

  党的以后,党加强了反斗争的力度,从2012年12月到2014年12月,先后有70名省部级和正军以上官员因贪腐等问题被查处(名单附后),其国级1人()、副国级3人(、、),吉明江所在的海南省也有2人(省委、常务副省长,副省长冀文林),应该说这场反腐风暴对的震动是够大的了,作为市委的吉明江也不会不知道。可是就在这种反腐高压之下,吉明江不仅不、不收手,而且在省委巡视组巡视东方市期间仍然大肆收受贿赂,他的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吉明江为何会如此胆大妄为呢?我想,主要有三个原因:

  据百度百科介绍,吉明江于1987年7月在海南自治州师专文史系毕业之后参加工作,先后任海南乐东中学教师、团委,共青团乐东县委、,从1993年5月至2014年5月先后任镇长、镇、县委、县长、市委、市长,2014年5月任东方市委。也就是说在1993至2014年的20多年里,吉明江一直是镇、县、市的。从这些年反斗争揭露的情况看,自20世纪90年代初至党的前,是我国愈演愈烈的时期,而镇、县、市、省等各级党政“一把手”由于其所处的地位,往往是围猎的主要对象,因而他们被拉下水的也相对较大,有不少“一把手”由于抗腐防变的意志不坚定,抵御“糖衣炮弹”的能力不强,结果被拉下水成为。而吉明江很可能早在任镇、县党政“一把手”时就变成了,随着职务提升和手中不断加大,不仅的胃口越来越大,而且也早已象吸毒上瘾一样,“贪瘾”也越来越大。当他的“贪瘾”发作了,就会不顾一切地大肆收受贿赂,从而获得贪欲满足之后如醉如仙的那种。

  行贿受贿一般都在私下进行,许多权钱交易都发生在只有两人在场的密闭空间,“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留下直接的。因此,只要行贿和受贿双方不说,谁也不知道;即使行贿者说了,如果受贿者死活不承认,也难以认定。所以,许多最后只能以“巨额来源不明财产罪”来。因此,吉明江之所以“在党的后不、不收手”,“在省委巡视组巡视东方市期间仍然大肆收受贿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侥幸心理作怪,他认为自己收受贿赂没有留下直接的,即使行贿者说了,只要自己死活不承认,纪检部门和司法机关也没有办法给自己。

  行为从其本质上来看,是人的贪欲恶性膨胀之后冲破和法纪的约束而产生的结果。因此,人的贪欲是之根,所有行为都来自于人的贪欲。那么,人的贪欲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我认为,人对食物、冷暖、睡眠和性等方面的是天生就有的,而人的和对财富、等东西的贪欲则是后天才有的,是家庭与影响的结果。在一个好的下成长,人的会比较少,对财富、等东西的贪欲也会得到较好的;而在一个不好的下成长,人的就会比较多,对财富、等东西的贪欲也就比较强烈和容易。而吉明江从20世纪80年代初上大学到参加工作,再从镇、县、市的党政领导这一级一级地干上来,他这30多年来所处的,则是一个强烈人的和贪欲不断恶性膨胀的,再加上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和法纪的约束力明显下降,这才是他“在党的后不、不收手”,“在省委巡视组巡视东方市期间仍然大肆收受贿赂”的根本原因。

  解放初期,血吸虫病在我国南部及长江沿岸一带蔓延,病人达1000多万,死亡率极高,严重着广大群众的生命安全。1955年11月,召集华东、中南地区省委开会,并成立了防治血吸虫病领导小组。根据“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在全国开展了消灭血吸虫病的运动。当时得到了一条宝贵的经验,这就是“灭虫要灭螺”。因为钉螺是血吸虫寄生的地方,要消灭血吸虫首先必须灭螺。因此,便在全国血吸虫病疫区组织开展了全民灭螺运动。1958年6月30日,《日报》以醒目标题发表了江西省余江县消灭血吸虫病的消息。和全国一样,心情激动不已,即兴做了《七律二首送瘟神》,写下了“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的不朽诗句。

  大量的事实告诉我们,反与防治血吸虫病一样,也必须“灭虫要灭螺”,如果不铲除滋生的土壤,那么就会“钉螺不除尽,虫病岁岁生”,抓了“吉明江”,还有后来人,反将永远处于战略防御阶段。

  省亚布力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曾任省副省长)

  四川省政协(候补委员,曾任四川省委、省纪委)

  全国政协经委会副主任(候补委员,曾任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新疆尔自治区党委、市委)

  山西省会副主任(纪委委员,曾任山西省委、省纪委)

  中国科协党组、常务(正部级,候补委员,曾任副部长、太原市委)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国级,委员,曾先后任青海、甘肃、江西省委)江西省委、省委赵智勇

  全国环资委副主委(正部级,委员,曾任云南、青海省委、青海省长)

  广东省政协(候补委员,曾任广东省委、省委)

  全国政协、部部长(副国级,委员,曾任处、办公厅主任、直属机关工委)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彭德怀回京“面谏”——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抄我的文章,还删除,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原文标题:吉明江为何如此胆大妄为? 网址:http://www.markandrewphotography.com/tiyuxinwen/2020/0121/278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枯木逢春新闻网 www.markandrewphotography.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