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阅读_聊斋志异最新章节_百度阅读

体育新闻 2020-06-0684未知admin

  在一个遥远的小山里,有一个村子王老庄,村里有一个姑娘阿秀,长得美丽非凡,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此如含贝,冰清玉洁,明艳动人,远近闻名,是附近十里八乡的大美人。她家在镇上开了一间杂货铺,生意络绎不绝,十分兴隆。阿秀没事的时候也经常在杂货铺里帮帮忙,好多客人不是为了买东西,而都是慕名而来,只为目睹一下阿秀的芳容。在村旁五里地的一座深山上,有一个几百年的狐狸,已经很高超,可以随意变幻人形。曾经有一次,在山中无意中碰见过阿秀,看其十分美貌,狐女十分羡慕,于是便决定照着阿秀的模样。

  有个书生,叫做刘子谷,长的温文尔雅,他的舅舅家离阿秀家不远,刘子谷受母亲所托前去探望舅舅。一日,舅舅需要买些东西,可是却临时有事脱不开身,于是便叫刘子谷前去镇上的杂货铺买来。刘子谷摸索着来到杂货铺,一进门看见了阿秀,见阿秀如此美丽动人,气质非凡,一下子就一见钟情,便迷上了阿秀。进门后就愣愣的,在那里站了许久,阿秀问:“公子,要买何物?”刘子谷毫无反应。阿秀又问道:“公子?公子是要买东西吗?”可是刘子谷还在之中,并无搭话。阿秀想,难不成是个哑巴?然后又连续问了几遍,刘子谷才缓过神来。阿秀是个本分自重的姑娘,不肯与男子随便打交道,见他死死的盯着自己看,于是就去里间,叫了父亲出来接待刘子谷,刘子谷一看阿秀离开,便十分不悦,于是又是说货物不好,不新鲜什么的,找各种理由挑三拣四的,最后什么也没有买,十分失望的走了。刘子谷回去后,对阿秀日思夜想,念念不忘。

  第二日,刘子谷为了见阿秀,又再次来到了杂货铺。可是这次他不想再被阿秀父亲接待,所以并没有进门,而是偷偷地躲在杂货铺外面的街道上,看着阿秀父亲出门,他才出来,走去杂货铺。他一进门看见阿秀,便又。阿秀问道:“相公,今天要买点什么?”“我……我要……要……,”刘子谷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来要买什么。阿秀疑惑的说:“莫非,公子并不是来买东西的?”刘子谷连忙在柜台上随便指了一样东西,然后说:“就要它了。”可是他却没注意,手指的刚好是女人用的香粉。阿秀看着傻傻的刘子谷,抿着嘴笑笑,然后说,:“三两银子。”刘子谷二话没说,直接就拿出二两银子,递给阿秀。阿秀在心里笑着说,真是个傻子啊,抬高价格给你,都不问一下。刘子谷买完东西还站在那里,迟迟没有离开。阿秀又问:“公子难道还需要买其它东西吗?”刘子谷一下从梦中醒来,脸红了一下,依依不舍的准备走开之时,阿秀掩嘴一笑,“公子,慢走,多收你的钱了,退换给你。”刘子谷疑惑地接过钱,不舍的离开了。

  第三日,刘子谷又来到杂货铺。依旧是躲在门外,看阿秀父亲离开后才进门,这次进来,阿秀一看又是他,问道:“公子,今天所需何物?”刘子谷又随便指了一下,阿秀一看,是女孩子的香粉。于是就说,:“公子稍等片刻”,然后跑去后院,取了些土,包了起来,拿到柜台,悄悄调换了香粉。阿秀把“香粉”包好,然后用舌头舔了一下粘起来,递给刘子谷,可是刘子谷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盯着阿秀看,根本就没察觉。刘子谷将“香粉”拿回去,珍惜的珍藏起来,从未打开,可是却不知那是阿秀故意作弄,用土调换了香粉。

  刘子谷接二连三地去杂货铺,最后实在受不了相思之苦,于是就拖舅舅前去说媒。舅舅找了媒人来到阿秀家。可是阿秀的父亲说,阿秀已经许配给了另外一户人家,早已订婚,择日将成婚。刘子谷十分沮丧,得不到阿秀,每天日思夜想,可也是无济于事。狐女听说了刘子谷对阿秀的痴情,于是变幻成阿秀的模样。一日,刘子谷去山中打猎,偶遇狐女变幻成的阿秀,狐女说:“那门亲事我不同意,我愿与公子长相厮守,公子带我离开这里可好?”刘子谷一听,欣喜不已。于是带着狐女回到了老家。在刘府,狐女对刘子谷的父母十分孝敬,犹如女儿一般,对刘子谷也是百依百顺,十分温柔贤惠。对待下人,也是有加。可是没过多久,刘子谷的下人发现了异常,他是个聪明的人,看出了狐女阿秀的异常。他对刘子谷说:“这个女人好像不是阿秀,虽然长得貌似阿秀,可是仔细一看并不一样,阿秀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可是这个阿秀没有,而且她的脸色苍白,面颊消瘦,仔细观察起来没有阿秀漂亮。况且你是在山里碰到的她,在那如此荒凉之地,一个女子怎么会单独跑去呢。恐怕这个阿秀不是鬼变的就是狐妖变的”。刘子谷仔细回想了下当初的情景,也感觉很可疑。于是就在下人的下,决定请个来捉狐女阿秀。

  刘子谷知道了狐女阿秀的事后,就十分恐惧。每日,战战兢兢地,一直有意无意的着狐女阿秀。狐女阿秀自从那天后就发现了刘子谷的异常。可是她却,准备静观其变。这天晚上,他提前跟商量好,就准备了一桌酒宴,提前在酒里面下了药,说如若是鬼魂或妖孽所变,喝完就会现出原形,必能将她享福啊。刘子谷故作镇静,坐在狐女阿秀的旁边,倒了满满一杯酒递给狐女阿秀:“娘子,每日照顾家人,打理家务,太过劳累,我敬娘子一杯。”狐女阿秀笑了一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可是心里在想:“区区小,这点,能耐我何。看你还有什么鬼把戏。”刘子谷又接二连三地敬了好几杯酒给狐女阿秀。等待多时,可是还是不见药力见效,于是就对躲在一边的使了个眼色,走出来,拿出了,大叫一声:“何等妖孽,竟敢在此地。还不快快现出原形,速速离开。”可是阿秀不急不躁,并不慌张,随手一挥,就一把火着了。和刘子谷一看大惧,然后狐女阿秀转头对刘子谷一笑,:“相公,何须如此大动干戈呢。区区小小,奈何不了我。既然你已察觉异常,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吧。我本是山里的狐妖,羡慕阿秀的美色,于是最后成阿秀的模样。可是阿秀许配给了别人,我看相公对阿秀如此深情,所以变幻成阿秀来陪相公。既然现在你已经发现,并忌讳我的身份,那么我会自行离开,不会让相公为难。但是终有一日,你必会到我的好,我绝不会输给阿秀的。”对这样的寡情郎,狐女阿绣以德报怨,采取让态度。刘子谷却吓的一言不发,狐女阿秀说完就一股烟的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再说那杂货铺的阿秀,因为父亲久病未愈,所以独自一人,带上供品前去,替父亲祈求平安去了。可是在回去的上,碰上了一股山上的,见阿秀美貌,于是绑走了阿秀做压寨夫人。阿秀在山寨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狐女得知后,深夜前去山寨相救。在水井里下了,待全部昏睡后,便救出了阿秀。狐女阿绣即使不特别加害,民女阿绣也清白难保,甚至性命难保,可是她却如此大度。但是阿秀的未婚夫婿,却因为阿秀被劫走,清白难保,不再为由而悔婚了,推掉了亲事。在以前是这样子,一旦被劫去,即使是清白之身,在那里过了夜也难以说清。一般人家都会认为你不是清白之身了。阿秀被人家说三道四,哭的肝肠寸断,狐女得知后,来到杂货铺,跟他说了刘子谷是如何爱慕于她,钟情于她。于是在阿秀的撮合之下,将阿秀带到了刘子谷的家里。

  狐女这位爱情失意者,没有悲哀,没有懊丧,没有嫉妒,没有怨天尤人,只有对所爱者的宽容和帮助。令刘子谷羞愧不已,交加,阿秀在狐女的帮助下,也十分感激她。刘子谷和阿秀两个人郎情妾意,没多久就生下一子,为了记住狐女的大恩,取名念恩。后来有一日,刘子谷和阿秀正在院子里哄念恩玩耍时,狐女腾云驾雾从天而降。原来,狐女因为,已经成仙,前去任职,临走之前特来再次看望刘子谷和阿秀,看到他们生活幸福,也就无所牵挂,腾云驾雾离开了。

原文标题:聊斋志异阅读_聊斋志异最新章节_百度阅读 网址:http://www.markandrewphotography.com/tiyuxinwen/2020/0606/51272.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枯木逢春新闻网 www.markandrewphotography.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