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唐驳虎:如何全面完整看待?

综合新闻 2020-02-1964未知admin

  文/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在了解了每个冬天都有,今年又偏向高发,而绝大部分人懵懂的流感基本背景之后。再来看我们关心的“正主”。

  目前病例常用的学名叫“新型”,简称“新冠”或者“新冠”,英文名。

  但网友起的俗名“野味”“野肺”显然更简洁明了,生动直观,有很强的警示性。

  但必须指出,绝大多数被感染者都不是野味的消费者、贩售商,而是被传染的普通人,不应用这样的称呼。

  

感染人数

  前文说过,目前的新的疑似病例和流感病毒引起的感冒病例混杂在一起,拉大了疑似病例人数,使得医疗资源变的更加紧张。

  而流感重症,同属呼吸科重度疾病,是要和新冠一起考虑的。

  参考美国疾控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对流感完整的监测体系,每年人群中都有8%-12%也就是大约1/10的人患流感。

  其中1/50的人需住院(总人口比例1/500),住院人群中最终又有1/15因并发症去世(总人口1/7500)。

  这张图表的量级规模大约比实际缩小了15倍(美国实际总死亡6万多人),所以只看各层级间的比例即可。

  今年我国属于是流感高发季,合理的量级应是整个流感季每10万人(这是公共卫生核算中常用的基础数)中有1万~1.2万人患流感,200~250人情况严重需住院——

  并最终会有8~20人因各种并发症去世,大部分都是60岁以上老人。

  考虑到流感高发季持续大约12周3个月时间,同时需要住院的人群大约是每10万人中30~40人。 这看上去还是一个不大的数字,很低的比例。

  但考虑到是一个1100万常住人口、1400万管理人口,现在依然有900万人的特大城市,那么对应的【流感重症需住院】总数字就达到了3000~4000人。

  一个特大城市的规模量级,总是大大超出想象的。 如果要算到轻症流感、甚至数量更多的普通感冒,数量更是动辄10来万。

  再来看新冠的统计图,这张图表在地方都是看不到的。

  这是根据国家、湖北卫健委并不够清晰明了的总通告,分别计算出湖北省内、湖北省外的各项数据。

  分门别类、重新整理计算比率才是读懂数据的第一步。 区分湖北和非湖北地区,也是梳理信息的根本要点。

  这次的新型,真正的大规模防治是从20日公布开始,而且迅速上升成全球性的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两天病例人数的飙升,但这实际上是前期积累的疑似病例,开始被试剂盒确认,转换为确认病例。

  没地区目前的确诊病例是1905人(还应扣除已病亡105人,出院约80人),一方面随着疑似转确认,另一方面随着严密防护,未来可能会发展到3000多人或者更多(比例相当于总人口1/3000或更高)。

  但这个量级依然只是和同时【需住院的重度流感】、普通病人(还不是整个流感季需住院人数)相当而已。

  卫生署向报告的检测疑似病例详情

  实际上,据实际从事一线医疗工作的湖北网友透露,综合新闻大约每10个疑似病例最后才能确认1个。

  同样的事例发生在,检测了340个疑似,最后只查出8个确认病例,都只是普通的流感甚至只是感冒而已。

  如前所述,今冬本是流感流行“大年”。 前期市各医院发热门诊早就超负荷运行。

  而在发热病人和病人当中,有许多都是因素引起的,一半多是流感,然后还有细菌染、普通感冒。

  而这些呼吸道疾病的症状都非常类似,难以快速判断具体病因。

  医院病人太多,只能让病重确诊的病人住院,轻症的疑似病人在门诊治疗和观察。 这就加剧了的恐慌和不满。

  尤其是1月20日之后,新冠病毒的危害性判断突然升级,主流和新、自纷纷关注,市民接收的大量“一手爆料”,导致了大批恐慌性就医。

  好吧,10来万陷入剧烈恐慌的普通感冒患者,在一夜之间涌入各大医疗机构,不顾交叉感染的,要求必须给自己查证新冠。

  这是个什么概念? 这就相当于对医疗资源的挤兑。

  这是任何一个城市都无法承受的噩梦! 根本不可能有这种组织能力和检测能力!

  所以在那两天,微信上到处流传各大医院被挤爆的恐慌性画面。

  恐慌性画面又进一步引发了的恐慌情绪,并有进一步演化为性恐慌的可能。

  所幸,《市新型防控指挥部通告(第7)》于1月24日发布。

  “七令”提出建立社区网络化管理措施,社区负责排查发热病,就近送社区医疗中心对病情进行筛选、分类。

  对于需要到发热门诊的病人,各区安排车辆送达指定发热门诊就诊;

  对于不需要到发热门诊就诊的病人,由各社区落实在家居家观察,社区负责做好市民居家观察服务工作。

  尽管当地各社区的动员速度和动员水平仍然存在差距。

  但是新措施已经大幅降低了各定点医院的接诊数量。

  各医院也布置了防暴队伍,可以及时处置就医市民的不行为。

  到25日晚上,各定点医院发热门诊就诊人数大减,恢复了基本的秩序。

  火神山医院,位于蔡甸区职工疗养院旁

  当然,在流感高发、新冠的双重冲击之下,各医院的呼吸科、重症监护科力量依然严重不足,尤其是床位爆满,至今在微博上仍充满了各种无法就医者(可能是新冠,也可能是重度流感)的求助。

  火神山医院,位于蔡甸区职工疗养院旁

  这就是必须向投放全国医疗资源增援的问题了。

  现在,已经有来自全国各地的3000多名医护人员抵达,下一步将很快再新增3000多人。

  雷神山医院,位于江夏区军运村旁

  但关键的床位问题,目前来看还必须要等火神山、雷神山两座床位2500~3000张、符合封闭隔离标准的野战医院建成,这才能真正缓解目前疑似病人入院难的根本问题。

  雷神山医院,位于江夏区军运村旁

  这也就是为什么众多网友紧锣密鼓、全程关注关心这两座医院建设的原因。

  

新冠危害程度

  从20日危机爆发的一开始,我就反复强调,不要渲染恐慌!

  这个病虽然传染性较强,但是病亡率较低,治愈也不难。

  先说治愈性,现在虽然达到治愈出院标准的只有100人出头,但这是因为出院标准相当严苛——必须在高烧退却满10天,而且两次检查身体不再携带病毒,才允许出院。综合新闻

  所以现在能出院的,基本都是10天前实际已经治愈的病人。

  那就是18日,那时还远未在场上爆开呢。

  从重症率看,在湖北省外(这个数字会比较精准)只保持在15%左右,当然也包含了许多患者是的中青年,出差、离校所感染的因素。

  在湖北省内重症率较高,基本在26%左右,这包含了许多被感染的本地老人。

  总的来说,综合新闻重症率在20%左右,这比当年的()普遍要呼吸机,还是差得太远。

  不少被感染者无需复杂的维生支持,只吃了一些通用的抗病毒药物,辅以医疗支持,就痊愈了。

  很多病毒携带者甚至自身毫无症状。 这是当年的不可想象的。

  新冠不幸逝世者名单,整理者“老蛮”

  再说令人悲痛的病亡率。 随着时间推移,新冠的病亡率一度上升到3%,但绝大多数都是高龄、重病人士。

  包括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复杂基础疾病,甚至癌症患者,身体十分虚弱。

  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初期试剂盒不足,真正被确认为新冠患者的基数太少。

  而随着确诊病例的提高,病亡率也在逐渐下降。 目前最新的动态数字是2.2%。

  还需考虑到,包括随着病毒性质的进一步判明,诊疗手段针对性的提升,痊愈率也会提升。

  如当年,最初地区的病亡率达到了17%(1755例死亡300人),地区由于救治不力,更是达到了25%(665例死亡180人)。

  但由于全国协作,交换总结经验,救治组织得力,地区最终的病亡率下降到6.55%(5327例死亡349人)。

  从病毒毒力、危害性来说,这个初始死亡率3%的新冠,致病程度和死亡率远低于。

  这与最后的全局10%病死率,MERS的35%病死率(导致肾衰竭不少中年人也挂)还是无法比拟,全然不同的。

  实际上,重症流感从住院到病亡的不幸比例高达约5~10%。——毕竟我们对新爆发病毒太恐惧,对流感全然。

  但绝大多数身体较为健康者都会安然无恙,痊愈出院的。

  可以说,从实际总危害规模来看,这就等于又来了一场流感,全面着我们的医疗卫生系统。

  当然,这项新病毒对单体个人的危害性更大,介于流感和之间,传染力高于,必须及时阻断。

  但也绝不应哗众取宠引发恐慌…

  雷神山医院设计总图

  下一篇,我们讨论它的令人揪心的传染性。

原文标题:综合新闻-唐驳虎:如何全面完整看待? 网址:http://www.markandrewphotography.com/zonghexinwen/2020/0219/1551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枯木逢春新闻网 www.markandrewphotography.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